以下是2009年採訪TENGA社長松本光一(Koichi Matsumoto)先生時的翻譯。

部分數據已經過調整,以反映2015年公司的成長情況。 

 

 

  松本社長您好!根據最新數據顯示,TENGA的產品目前在全球40多個國家狂銷 4000萬件!

           想請教您:如何創立TENGA 這個品牌?創立初衷又是什麼呢?

 

松本光一(以下簡稱松本):我20歲那年從機械專門學校畢業時,日本處於泡沫經濟的巔峰。

我一開始是在汽車維修廠,負責維修像是藍寶堅尼和法拉利這些超跑,當時這是非常新潮的工作。 

我也配合客戶,從事古董車的進口、拆卸以及組裝的相關作業。

那時的待遇並不好,而且管理階層經營不善導致公司營運不甚理想。

記得最慘的時候,我近半年沒有拿到薪水,只好住在車上或以朋友工廠的地板為家。 

 

  聽起來好困苦啊!

 

松本:是啊,不過那份工作很有趣;我做那行也不光是為了錢而已。

我嘔心瀝血打造的每一台車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能讓車主滿意的原因。

對我來說:能看見車主滿意的笑容,就是最大的回報。

我以這份工作為榮。但過了一段時間,我也不得向現實低頭辭去工作。

後來我搬回了位於日本中部的靜岡老家,在那從事販售二手車的工作。

當時我身兼汽車的維修、設計、銷售以及管理等多項工作。

雖然我的新工作主要是負責銷售,但我對汽車了解透徹,也能仔細說明每一台車的製作過程和性能。

當一個誠實的業務員也許有利有弊,但我相信正是因我行事誠實,才能在短時間內當上該經銷商的頂尖業務員。

 

  太厲害了!

 

松本:那份工作給了我令人滿意的薪水。

我的生活比起先前付不出房租的窘況,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雖然頂尖業務員的本薪、獎金、津貼加起來很可觀,生活也逐漸穩定下來,我卻不安於此。

銷售汽車這份工作並不差,但我始終無法忘懷創作的快感。

正如我先前提到的,我親手打造的每一台車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也讓我想起初衷:創作新事物來滿足人們的需求。

其實,那時我腦中並沒有具體的想法,單純只是想抒發創作慾而已。

 

  您在學期間就對藝術和手工藝產生興趣了嗎?

 

松本:那是當然的!而且我敢說沒有人比我更狂熱!(大笑)

我成天塗鴉、拆解我身旁的東西……而且我在班上的美術和勞作成績都是最高的。

 

  能請您談談重新點燃你創作魂的事物嗎?

 

松本:我不會說「重新點燃」,因為創作慾長存我心,所以在擔任推銷員的時候,我只不過是在壓抑這些感受。

別誤會,我並不討厭賣車;賣車這份工作很棒,而且我能透過銷售讓很多人感到快樂。

坦白說,「銷售」和「創作」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我也說過:這是一種來自內心的感覺,無法輕易抵擋—我想不出更好的解釋了。

 

  請問當時您心中已經有關於創作的計畫或願景了嗎?

 

松本:並沒有。因為我的目標是要創新,所以著手研究了市場上既有的產品我研究了像是電子設備、DIY用具、汽車用品等等,

任何我想得到可能是日本製造的產品。

在看了很多產品後,我發現一個關鍵:每一項產品都至少有一種創新的成分,不論是嶄新的功能或是設計元素,都讓他們與眾不同。

對於某些產品而言,店內陳列方式與本身規格是最重要的。

例如:電視可以主打:「LED彩色液晶螢幕;真實還原、色彩鮮豔,更勝黑白」,清楚地陳述並呈現出產品特色和功能。

然後像衣架這類產品,就不需要太多解說,而且這些商品有簡潔地區分價位,你自然會知道哪一個會脫穎而出。

每個消費市場,每個產品都有各自的特色及不同的市場定位。 

不過,幾乎所有品牌商品都有提供售後服務,這點非常棒!

我深信這是日製商品的重要價值之一。

 

  社長您的觀察真是精闢!

 

松本:研究商品是我每天工作之餘的例行作業。

我會私底下花時間到店鋪走走,研究各式各樣的商品,然後彙整出自己的見解。

某天,我決定去有進較多成人用品的商店看看,這也是我事隔多年再次踏入這類商店。

因為我一直認為情趣用品很有趣,所以決定仔細地多看幾眼。

不過,當我走進情趣用品區的時候,一陣不適感湧上心頭。

我心想:「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然後靈機一動就找到讓我不適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