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GA 創辦人專訪第四集 〜成功的產品發表〜

   ー請您跟我們分享TENGA的產品是如何發展起來的   松本:首先推出的系列是TENGA RED CUP,這個系列產品也確立了TENGA這個品牌。 緊接著,我們推出了Soft WHITE和Hard BLACK系列。 WHITE系列是使用柔軟的材質所製成。 BLACK系列則是為了提供更強烈的刺激,而設計得更堅固。 其實,我的靈感是來自牙刷。 市售的牙刷提供「硬刷毛」、「柔軟度適中的刷毛」、「軟刷毛」等等的選擇。 另外,啤酒也有很多不同種類,像是苦啤酒、淡啤酒等等。 因為我們的品牌經營使命,就是要迎合每一個消費者, 所以我們逐漸增加產品線,希望提供多樣的感官刺激,來滿足不同喜好的消費者。 現在CUP系列不只提供「標準、軟、硬」三種選擇,還有「大尺寸」和SD的選項, 以及旗艦原創真空杯等各種款式,其中包括品牌合作款、清涼潤滑款, 甚至是可重複使用的AIR-TECH系列。    ー您剛剛有提到要迎合消費者。那麼,請問您是如何打進全球市場的呢?   松本:就在紅色經典款在日本市場大賣後, 我們隨即收到來自26個國家的電子郵件,表示想要引進我們的品牌。 那時,我們已經用光了投資資金,也沒剩下多少資產, 但是我希望我們在進軍外國市場前,能將我們的理念正確地傳達給日本群眾。 我們不只是專注於銷售數字,而是專注於確立品牌定位。 我們產品的專業攝影作品將被上傳到網路,在世界各地傳開。 吸引更多全球經銷商的興趣,甚至是富比世專訪跟其他國際知名出版品的關注。 但即使世界各國表示需要我們的商品,我們在日本市場仍然尚未站穩腳步。 因為我們生產能力還不夠,而且還有UltraSize系列發生的尺寸問題疑慮要解決。 更重要的是,我們希望海外第一個出口市場具有特別意義。 最後,我們選擇泰國為海外銷售的起點,以抑制節節攀升的愛滋病感染率為目標。    ーTENGA在全球不斷擴張它的版圖。請問TENGA代表的意思是什麼?   松本:不論背景,這世上的人都應該要能透過這個產品得到快樂。 我們致力於消除人們對情趣用品的負面觀感,將它從一個禁忌話題, 變成能夠解決生理需求的生活用具。 因此,必須要導正過去關於成人用品定位的整個概念, 而這就是TENGA(在日文中代表「正確和優雅」)這個字背後的意涵及理念。    ー您也打算進軍主流市場嗎?   松本:成為主流是我們的重要目標之一,而我們認為TENGA是唯一能達到此目標的品牌。 「品牌設計並非不雅或不堪入目」這點很重要,但我們一直致力於結合形式與功能。 TENGA的產品不僅看起來很棒,又因為符合人體工學和提供各種款式,所以用起來也是無與倫比。 我們也努力呼籲人們正視性行為、自慰的正當性,而且我們原本沒想到自己能給予性治療、生理障礙者幫助。 也許其他品牌的競爭者可以仿造我們的商品外觀或功能,但卻無法複製我們的理念跟核心價值, 如果一個商品沒有靈魂,消費者也會看清這點。 這種全方位的品牌策略,讓TENGA與眾不同,大型商店也期待著TENGA能帶他們走出不一樣的路。    ー您的很多想法都讓我想起傳統的發明家—像是70年代的工程師在談論「隨身聽(Walkman)」一樣   —您認為自己是這樣嗎?   松本:我不太清楚,但對我來說,一項產品最重要的是要「創新」、「解決問題」、「不設限」。 製造商有責任徹底了解產品,並照著理念創造出最好的品質,以解決人們的需求。 為顧客著想的心意,是讓一個產品優秀的原因,—試想開箱一隻iPhone是一種享受; 開封iPhone的影片,在YouTube上也創造了好幾百萬點擊率, 然而這是因為iPhone的包裝背後,隱含了對顧客的心意。 能考量到顧客打開盒子的感受,還有耳機充電線、使用手冊、手機本身的擺設方式這些事項, 這是我對於一個「產品」的期許。我認為產品必須考量到整體體驗。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一集 〜關於松本光一(KOICHI MATSUMOTO)先生〜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二集 ~TENGA的誕生~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三集 〜製作樣品時的掙扎〜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五集 〜TENGA的未來〜  
2020-03-09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三集 〜製作樣品時的掙扎〜

     ー我懂了。   松本:我們都知道「除非一樣商品有人購買,不然它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地製作樣品。 打造一個品牌時,必須透過宣傳,讓人們注意到產品本身,還有包含物流費用的價格… 不過,我能做的只有創作,所以我就專注於此。 我知道「我想製作什麼樣的產品,還有產品包含的意義」, 如果你想傳達某些概念給消費者時,這一點非常重要。 我希望打造能取悅所有男性的情趣用品。      ー您的意見和奉獻都很寶貴。換個話題,您有其他的靈感來源嗎?   松本:因為我是電影迷,所以我很熱中於觀賞電影和思考場景的拍攝方式。 拍攝一個場景,會包含很多細節和方法。 即使在喜劇片中,演員在螢幕上看起來可能沒做什麼特別的事, 但背後其實有人已經設計好如何呈現這個場景、如何讓它有笑點、如何讓觀眾投入其中。 我認為這很重要,因為如果沒辦法讓觀眾笑出來,片子怎麼能夠叫做喜劇片呢?    ー所以您認為在取悅人們這個部分,您扮演著類似導演的角色嗎?   松本:可能是吧!至少我已經透過分析電影,發展出自己的思維了。    ー有哪一本書曾經影響過你嗎?   松本:我很少看書。我以自身經驗跟你分享。 在我製造樣品的那段時間,我不斷告訴自己: 「沒有動力,就無法成就任何事」, 「沒有勇氣,就無法創作新事物」, 「沒有耐心,就無法完成一件事」, 「沒有熱情,就無法創造激情的事物」, 「沒有笑容,就無法創造有趣的事物」, 「沒有力量,就無法進步」, 「嚴肅看待要販售的商品」, 這七件事情深植我心、堅定不移。    ー我想只有經歷艱難才能體會這些話。   回到主題—在製造出樣品後,您是如何推銷自己的理念呢?   松本:我家附近有一間成人DVD店。某天,我聽說有一個成人片公司的業務來到店裡。 於是,我上前介紹我自己、和他敘說我的願景以及我有多希望讓全世界看見這個產品。 我試了好幾次才成功打動他,而他也答應會盡可能地幫助我。    ー您將樣品給他過目了嗎?   松本:那是當然的。但是...    ー但是?   松本:就像我說的,那些不過是樣品而已— 即使我已經使出渾身解數,這些東西還是不足以拿出來見人。 如果要我獻醜,我可能會尷尬致死吧! 我相信他會認為我有點囂張,但我很慶幸自己有堅持去說服他, 就算他只是為了打發我,而答應說會向公司回報我的理念。 這一切得來不易,我等了半年才等到回覆。 他們要我寄樣品過去,還有做商品說明,然後大約過了一年都沒有任何成果。 那時,我的積蓄快要見底了,任何一個精神正常的人都看得出來情況危急。 撇開財務問題不談,當時我也嚴重睡眠不足,沒日沒夜地創作樣品,根本沒時間去做日班工作… 但我的觀念是,「把握現在,機會不再」。我只想專注地打造這些商品。 又過了一年,事情依舊沒有進展,我已經散盡家財、心力交瘁了,但我不認為自己是發瘋的中年男子, 浪費整整兩年,只為了製作沒人要買的情趣用品。 我的口頭禪很簡單;「絕不放手,直到成功到手!」。 對我來說:「放棄才是真正的失敗;如果我沒有主動放棄,沒有人可以認定我失敗」。    ー就如同你說的:堅持到底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松本:沒錯!沒想到,在我和他們第一次聯繫後的一年半,我接到了一通電話— 「我們打算給你一次機會和我們一起開會,並報告你的產品」。    ー也就是說,你終於抓到時機了!   松本:當時他們給了我和社長一起開會的機會,我只簡單地回覆說「好的,謝謝」。 那時距離會議還有一星期,我打包完所有得意的樣品後,就隻身前往東京提案了。 然後,我就出現在會議上,獨自面對市值七十億日幣的上市公司社長與董事會—*大笑* 我不過是一個待業中,製作情趣用品樣品的無名小卒而已。 我以為我會一路被笑出會議室。 不過,我還是拿出了所有的壓箱寶,男用的、女用的、雙人用的等等樣品。 會議進行三十分鐘後,社長突然講說:「你真有趣,你願意搬來東京嗎?」… 這就是我翻身的契機,也是我搬到東京的緣由。 我花了整整一年開發真正的產品,而在2005年7月7日那天, 我賣出了最初的 5種TENGA CUP系列產品。 這家公司最近才剛慶祝公司成立十年。    ー聽說這個產品在預購時,背後有一個小故事,是嗎?   松本:當時,像樣的情趣用品在它的壽命期間可以賣出五萬件。 因為我們對自己相當有信心,所以就製造了五萬件商品,並且開始接受預購。 我們認為很快就能賣出大約五分之一數量,而且銷售量會持續上升。 不過光是預購,我們就賣掉五萬件了。 於是,我們加緊腳步生產第二批商品,但第一年的生產進度總是落後。 我很抱歉沒辦法及時把商品製造出來,不過多虧大家支持, 我們在第一年竟然就熱銷了一百萬件!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一集 〜關於松本光一(KOICHI MATSUMOTO)先生〜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二集 ~TENGA的誕生~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四集 〜成功的產品發表〜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五集 〜TENGA的未來〜  
2020-03-03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二集 ~TENGA的誕生~

      松本:這些情趣用品缺乏安全、自信、保證的品牌形象,就是我感覺不適的原因。     ー能請您再解釋詳細一點嗎?   松本:這些商品既沒有條碼,也沒有標示公司名稱、網址或聯繫方式等, 任何能讓製造商負起法律責任的資訊。 那些產品很不堪入目,連瞥一眼都讓人覺得尷尬。 不過,我認為情趣用品就是設計來解決人類的需求, 就像人需要吃飯和睡覺一樣,性衝動也需要被滿足。 人睡覺時需要枕頭、棉被和床,而肚子餓時也會找出方法充飢; 那為什麼基本的性需求如此見不得人呢? 研究顯示「大多數的男性都會自慰,而且一生中都至少試過一次」。 為什麼我們還是對於情趣用品感到如此不安呢?      ー不安?   松本:沒錯!情趣用品能帶給使用者安心的感覺。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滑Apple的手機、看Sony的電視、穿Nike的慢跑鞋 、背LV的包包出門。 這些產品的品質都很優異,但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品牌商標帶給人們安 全感,換句話說,是品牌商標展示了製造商對其產品的信心。     ー聽懂了!   松本:我認為製造商必須負起責任。我粗估會去逛情趣用品店的男性,其中超過95%都會自慰。 談論性和性行為逐漸在成為常態,而「壓抑性慾是很不健康的」,這個觀念很重要。 然而,過去這些用來滿足生理需求的產品,是為了很少數的人而設計的, 包裝上印著小女孩的插圖,或是女性私密部位的示意圖, 而且產品名稱也不適合在公開場合念出來。 我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 「自慰明明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趣用品卻被人用異樣眼光看待」。 從那時開始,我就知道情趣用品的市場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ー你看見市場的成長空間?   松本:舉例來說,即使是比爾蓋茲這樣有創新思維的人,要進入汽車 產業這種高度成熟的市場時,也很難創造出前所未見、令人耳目一新 的產品,來超越像是豐田汽車這樣的大企業。 汽車產業是建築在反複試驗的基礎之上,幾十年來工程師、和技術人 員也為此流下無數的血汗及淚水。因此,就算是擁有跟比爾蓋茲一樣 天賦的人,也無法奠定像是汽車產業的基礎。 不過,成人產業另當別論。 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哪裡還需要改進, 哪裡有機會創造出前所未有的事物。 我當下就決定要投身成人產業了。 現在想想,那時我才花了十五分鐘左右就下定決心了。 雖然TENGA源自於我腦中閃過的一個念頭,但很美好。 隔一天,我就辭去工作並開始製作樣品。 當時我依靠著一千萬日圓的存款過日子, 每天早上六點就起床著手進行研發, 然後一路工作到凌晨兩點。     ー哇!製作樣品時的心情如何?   松本:我當時不過是個業餘人士,毫無頭緒;完全沒有射出成型的相關經驗。 我單純相信:只要我勇往直前,就能走出康莊大道。 於是,我做出了第一批試製品。就算我不知道下一步在哪,至少也是朝著目標前進的。 這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因為我看不到未來,所以前方的道路就像是被一團不斷朝我逼近的迷霧擋住了。 我知道按照標準程序製作是很重要的, 雖然當時我不過是在即興創作,但這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眼前的霧終究會散去,我也得以看見前方的道路, 即使未來充滿挑戰,我也會一一克服、達成目標。 我認為就是這樣—現在回頭看看,當時我腦子根本一片空白, 但還是要硬著頭皮往前走,因爲一起步就沒時間猶豫不前了。     ー我們可以說,你所擁有的就是「動力」。你當時腦中已經有成功的畫面了嗎?    當時你有持續下去的意志力嗎?還是你深信最後一定會成功呢?   松本:如果你都還沒開始戰鬥,就不該想到勝負。 我腦中浮現的並不是成功的畫面,而是如何「盡我所能去創造接近完美的實體商品」。 我堅信我會讓很多人幸福快樂,並且根據這個想法做出每個人都能用的情趣用品。     ー原來是這樣啊!   松本:現今我們都會用「概念表」來紀錄想法、策劃生產過程, 那時並沒有這種東西可以使用,我也不知道概念表的用途。 我不會把想法記錄下來,反而會利用便宜的材料來製作實體樣品。 例如,我們的CUP系列中,Original Vacuum CUP最初的樣品是用水瓶做的, Soft Tube CUP的樣品,則是來自可擠壓的洗髮精瓶身, 而Rolling Head CUP的前身,是用小朋友的玩具鐵鎚…! 材料都是在日本的百元商店買的(就如同美國的一元商店)。 我尋找適合的材料,做出試製品,然後再銷毀它。 而這是最困難的部分。我會花好幾個禮拜才做出一個設計, 但如果成品不如預期,我就會銷毀它。 不過到頭來,這些犯過的錯誤,都會在我尋找新發現時產生幫助。 如果感覺不對,就不會成功。如果連我自己都不相信,也不會有人相信。 可是,那並不代表所有的一切都毫無意義。 不是所有失敗都會阻礙你前進,更重要的是「要從錯誤中學習,並且應用到未來」。 就算失敗,也只要從頭來過,再向前邁進就好。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一集 〜關於松本光一(KOICHI MATSUMOTO)先生〜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三集 〜製作樣品時的掙扎〜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四集 〜成功的產品發表〜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五集 〜TENGA的未來〜  
2020-02-26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一集 〜關於松本光一(Koichi Matsumoto)先生〜

      以下是2009年採訪TENGA社長松本光一(Koichi Matsumoto)先生時的翻譯。 部分數據已經過調整,以反映2015年公司的成長情況。        ー松本社長您好!根據最新數據顯示,TENGA的產品目前在全球40多個國家狂銷 4000萬件!            想請教您:如何創立TENGA 這個品牌?創立初衷又是什麼呢?   松本光一(以下簡稱松本):我20歲那年從機械專門學校畢業時,日本處於泡沫經濟的巔峰。 我一開始是在汽車維修廠,負責維修像是藍寶堅尼和法拉利這些超跑,當時這是非常新潮的工作。  我也配合客戶,從事古董車的進口、拆卸以及組裝的相關作業。 那時的待遇並不好,而且管理階層經營不善導致公司營運不甚理想。 記得最慘的時候,我近半年沒有拿到薪水,只好住在車上或以朋友工廠的地板為家。      ー聽起來好困苦啊!   松本:是啊,不過那份工作很有趣;我做那行也不光是為了錢而已。 我嘔心瀝血打造的每一台車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能讓車主滿意的原因。 對我來說:能看見車主滿意的笑容,就是最大的回報。 我以這份工作為榮。但過了一段時間,我也不得向現實低頭辭去工作。 後來我搬回了位於日本中部的靜岡老家,在那從事販售二手車的工作。 當時我身兼汽車的維修、設計、銷售以及管理等多項工作。 雖然我的新工作主要是負責銷售,但我對汽車了解透徹,也能仔細說明每一台車的製作過程和性能。 當一個誠實的業務員也許有利有弊,但我相信正是因我行事誠實,才能在短時間內當上該經銷商的頂尖業務員。       ー太厲害了!   松本:那份工作給了我令人滿意的薪水。 我的生活比起先前付不出房租的窘況,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雖然頂尖業務員的本薪、獎金、津貼加起來很可觀,生活也逐漸穩定下來,我卻不安於此。 銷售汽車這份工作並不差,但我始終無法忘懷創作的快感。 正如我先前提到的,我親手打造的每一台車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也讓我想起初衷:創作新事物來滿足人們的需求。 其實,那時我腦中並沒有具體的想法,單純只是想抒發創作慾而已。     ー您在學期間就對藝術和手工藝產生興趣了嗎?   松本:那是當然的!而且我敢說沒有人比我更狂熱!(大笑) 我成天塗鴉、拆解我身旁的東西……而且我在班上的美術和勞作成績都是最高的。     ー能請您談談重新點燃你創作魂的事物嗎?   松本:我不會說「重新點燃」,因為創作慾長存我心,所以在擔任推銷員的時候,我只不過是在壓抑這些感受。 別誤會,我並不討厭賣車;賣車這份工作很棒,而且我能透過銷售讓很多人感到快樂。 坦白說,「銷售」和「創作」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我也說過:這是一種來自內心的感覺,無法輕易抵擋—我想不出更好的解釋了。      ー請問當時您心中已經有關於創作的計畫或願景了嗎?   松本:並沒有。因為我的目標是要創新,所以著手研究了市場上既有的產品我研究了像是電子設備、DIY用具、汽車用品等等, 任何我想得到可能是日本製造的產品。 在看了很多產品後,我發現一個關鍵:每一項產品都至少有一種創新的成分,不論是嶄新的功能或是設計元素,都讓他們與眾不同。 對於某些產品而言,店內陳列方式與本身規格是最重要的。 例如:電視可以主打:「LED彩色液晶螢幕;真實還原、色彩鮮豔,更勝黑白」,清楚地陳述並呈現出產品特色和功能。 然後像衣架這類產品,就不需要太多解說,而且這些商品有簡潔地區分價位,你自然會知道哪一個會脫穎而出。 每個消費市場,每個產品都有各自的特色及不同的市場定位。  不過,幾乎所有品牌商品都有提供售後服務,這點非常棒! 我深信這是日製商品的重要價值之一。    ー社長您的觀察真是精闢!   松本:研究商品是我每天工作之餘的例行作業。 我會私底下花時間到店鋪走走,研究各式各樣的商品,然後彙整出自己的見解。 某天,我決定去有進較多成人用品的商店看看,這也是我事隔多年再次踏入這類商店。 因為我一直認為情趣用品很有趣,所以決定仔細地多看幾眼。 不過,當我走進情趣用品區的時候,一陣不適感湧上心頭。 我心想:「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然後靈機一動就找到讓我不適的原因。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二集 ~TENGA的誕生~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三集 〜製作樣品時的掙扎〜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四集 〜成功的產品發表〜 TENGA 創辦人專訪第五集 〜TENGA的未來〜  
2020-02-12

調查從未體驗的自動迴轉旋吸吧! 來自TENGA LABO的實驗

  調查從未體驗的自動迴轉旋吸吧! 來自TENGA LABO的實驗   TENGA LABO   TENGA LABO 是對TENGA社內的產品做實驗、調查的單位。 這次的調查對象是TENGA SPINNER,從身邊有的東西來做大小比較,加上商品的開箱實驗以及傳達質感・素材感的影片等等,最後還有珍貴的原案製作人的採訪文章。 毫不保留的將商品的所有魅力一次介紹。   調查-1 從身邊有的東西以長度和重量 各挑出3種物品來做比較調查   比較調查– 長度篇   比較1ー「好吃的棒狀點心」   比較2ー「便利商店賣的熱狗」   比較3ー「很有咬勁的冰棒」   比較調査 – 重量篇   比較1ー「棒球的基本款・軟式棒球C號」   比較2ー「遠足點心的香蕉」   比較3ー「甜蜜的放學回憶・直笛」   調查結果   比較長度的話,13公分的TENGA SPINNER較「好吃的棒狀點心」長,比「很有咬勁的冰棒」短,與「便利商店賣的熱狗」幾乎一樣長。能知道這個長度是可以單手,確實並安定的握住長度。 比較重量的話,130公克的TENGA SPINNER較「棒球的基本款・軟式棒球C號」重,比「甜蜜的放學回憶・直笛」輕,與「遠足點心的香蕉」一根,幾乎一樣重。軟式棒球C號非常的輕,如果是大人回想起兒時回憶來丟的話,可能會傷到肩膀或手肘,因為太輕反而會受傷請大家多加注意。直笛用兩手拿的時候雖然不會在意重量,但單手的話可能稍微有點重。從和單手就能吃的國民食物香蕉,幾乎一樣重的這一點來看,拿在手上時的有適度的安心感,論誰都能夠不在意的沉沒在自遊中,因此可以下這是款非常符合單手使用的產品的結論。     調査-2 實施了有關產品內容的調查   產品調查 – 開箱編     產品調查 – 質感編           調查結果 TENGA SPINNER的設計和機關不只擄獲了各位男性的心,似乎也讓女性不禁想用手來摸或戳看看。協助調查的女性也對其觸感和質感說了「就像是療癒系道具一樣呢」的評語。好用!好摸!好看!可以瞭解到這是款受到男女喜好的商品。     調査-3 開発者インタビュー   我們請也是獲得了2018年德國紅點設計大獎,TENGA MOOVA的製作人,來談談開發的契因以及對產品的想法等等   開發的契機和概念是?   目前為止的商品開發,都是追求著設計性與機能性。我便想讓消費者能夠購入的基準,是否還有可以思考的空間。能夠重複使用的產品,不少人覺得對自慰來說有點過頭,使用前・後的作業也很煩躁。因此我想做出能更輕易享受,並且在價格面上也讓年輕世代更好入手的商品。將重複使用的商品簡易、直接化,就是我開發的契機。   命名的由來是?   因為是以機能面及最大賣點的”旋轉”概念所製作的產品,因此我選擇了「SPIN」這個關鍵字。然後為了配合商品的形象,以及有響亮的機關感,因此取了「SPINNER」的商品名稱。   設計的重點是?   包含了外包裝,是表現出即使不用取出也能夠輕易連想到機能的設計。 為了有運動風和健康的形象,在POP上包含了內部的螺旋零件也使用了鮮豔的色彩。   自動旋轉這個發想是從何而來?   當我在開發前作的TENGA MOOVA時,發現到只要擴大螺旋的話,就會發生回轉作用。本作便是聚焦在其回轉作用上,嘗試製作出能有更大的回轉加上更簡單的構造。最後便是直接將彈簧零件置入,讓它產生效果的方式。     開發上最辛苦的是?   要做出壓抑價格並且造成話題的高品質產品,可說是辛苦的連鎖。在技術面上,要讓彈簧零件內置在膠體內成形,讓我吃盡了苦頭,為了讓使用感上也能夠滿意的程度,花費了龐大的時間。除了要讓彈簧零件確實發揮作用外,還必須配合各種大小和喜好,來對入口直徑、內部構造、彈簧的形狀、材質、膠體的厚度・硬度,做最適當的組合,在數不盡的嘗試&修正後才終於找到。雖然在社內也有「一定不會成功」的聲音,我反而當作是動力重複製作樣品,才終於到達發售的這一天。我想高性能且能夠重複使用的東西,在這個價格帶沒有其他商品了。   請告訴我們推薦的使用方式   抓住膠體的上部來上下動作的話,能夠享受到回轉作用的樂趣! ※請確認產品PV     最後請和大家說句話!   以往的情趣用品幾乎沒有對設計性講究的商品。TENGA把「將性攤在陽光下、讓每個人都能夠享受性的樂趣」當成是任務,我深刻感受到追求功能性外,設計感也是相對重要。如果看過・使用過SPINNER的人,能夠了解到TENGA是以一般產品的標準來製作商品的話,那就太好了。  
2019-11-26